时生子

幸识,这里时生。

双黑/HELL

6.
后来,双黑在战场所向披靡
他们成了港黑最棘手的组合
两个本应是玩耍年纪的少年
成了战火纷飞里的武器
“……我们大概没资格入天堂了吧?”

7.
又是一片死尸倒在他们脚下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锈铁的味道
哀嚎声消失,世界恢复宁静
他来到一片草地坐下
头顶有许多星星,他在思考着什么
“死亡,真是个凄美的东西不是吗?”

8.
他对死亡产生的渴望与迷茫
在星光下变得杂乱不堪
流星划过,他做到他身边
嘴上说着厌烦他的话
他也只是微微扬起嘴角
他叹了口气
“啧,今晚算我心情好,我请你去喝酒。”

9.
两人在酒吧里呆了一夜
他在那一晚便迷上了酒的香味
醉的一塌糊涂
而他却神秘的笑着
“要是中也下了地狱,中也会拿唯一可以救命的蜘蛛丝干什么呢?”

10.
他涨红了脸,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重重地将酒杯掷下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脆弱不堪的玻璃在微弱的灯光下微亮
他随手捡起一块对着他的脖子
“要是真的有那种东西,我会用那根蜘蛛丝把你也拽下地狱。”


To be continued.
by.Tokio(时生)

双黑/HELL

1.
他与他初次见面
他牢牢拽着一位红发女子的手
而他满头上系着绷带
站在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旁边
眼里没有一丝感情
四目相对的同时,两名幼童没有任何语言交流
擦肩而过。

2.
无意间,他与他在狂阔的落地窗前相见
女子与男子各举一个高脚杯
杯底是昂贵的名酒
他第一次触碰到了酒香
在令人沉醉的香气里
两个懵懂的幼童相识
“……我叫太宰,太宰治。”

3.
过了一段时间,他站在落地窗前
空气十分凝重,有病毒和血腥的味道
老人苟延残喘的求生欲让他十分反感
平时风度翩翩的男子紧握手术刀,结束了苍老的生命
血溅在酒红的墙上
“…从此以后,我就是这里的boss……而你,是见证人。”

4.
隔着一道门,另一名幼童听见了什么
他在门前站了很久
在门缝里他嗅到了腥味
他紧张地朝里望去,是他?
红发女人走过
他微微抬起头,被她的气场所束缚
“……走,中原中也。”

5.
两年后,当初的幼童肩并肩上了战场
密集的炮火超两人毫不留情的冲来
在重力与失格的完美融合下
战场瞬间尸横遍野
唯剩两人
“……从此,你们叫「双黑」”

by.时生
第一幕,终

光明已死

“泼了一晚夜色,把城市弄脏.” 夜幕,已至. 弥漫着难闻的铁锈味,寒风瑟瑟吹来,割的生疼。就算是怀中布偶也不给予任何真实的温度,那副可怜的驱壳已经包不住所谓的灵魂,就算是裸露着的棉花发出冰冷的笑声,压抑的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人来人往的横滨在此早已沉睡,野兽也悄然出没,在黑色的空气里杀戮着。 终于摆脱了冰冷的镣铐,轻巧的踏着小碎步在满是灰尘的道路上又蹦又跳,在小巧的穿着下,是缠满刀片的皮肤,皮肤下的血液快速的流动着,等着猎物的释放,嗅觉早已察觉那细微的血腥,传输到大脑,神经细胞开始躁动,控制着驱壳将娃娃抱得更紧些。 表面的城市似乎可迷人了,有奇奇怪怪的人们来来往往,游乐园的旋转木马每天都会开开心心的转……不,一定不开心吧?被锁着的感觉似被牢牢扣在了黑暗里,血都是冷的,眼泪也是冷的,一切皆是冷的,一切皆为冰的。果然,大家的心里真的是善良的吗?虽然如此,或许他们是开心的。 黑暗就是牢房。 因为它,被那些“开心“的人们关在那里,那些人呐,开心地发了疯,他们自相残杀的样子,棒极了呢,不过,为什么会隐隐心痛?眼睛里的图形扭曲了,他们踩得一切伤痕累累,可在那一刻,是什么打破了撕碎人偶的冲动? 是爱吗。 不,不会的。眼泪只不过是被关了太久的愤怒而已呢。大家是狰狞的,丑陋的,但他们的血吖,漂亮极了。他们每一刻的失控都可爱极了呢。 唯有认真的样子分外地反胃呢。 “不如,把一切都毁了吧……” End.
by.时生